每日商报讯 社区治理是城市管理的细胞。杭州市有1200多个社区,13000多名社区工作者,他们不但要处理好社区的日常事务,还要完成各级党委政府交办的任务,遇到突发事件他们更是责无旁贷的“救火队员”。如何做好社区治理工作,这是摆在各级政府、各部门面前的一道难题。

昨天下午,2020“公述民评”电视问政第二场的主题就是“社区治理还有哪些痛点?”重点针对服务社区的机制落地难、社区超职责范围事项多等问题展开。十三个区、县(市)分管负责人,钱塘新区管委会分管负责人,市民政局、市城管局、市住保房管局、市公安交警局等部门分管负责人,接受现场民评代表的问政。

社区没有执法权

遇上违章搭建、违规停车等乱象该如何解决?

小区管理错综复杂,如何能让工作更有效,结果更向好?解决老百姓的烦心事、揪心事,关键在于瞄准“痛点”。然而在面对小区违章搭建、违规停车、非法出租等乱象时,由于社区没有执法权,或是职能部门职责边界不清,往往会使整改工作陷入僵局。

拱墅区的大浒东苑小区,不少高层住户家中都装有保笼,款式也五花八门。在现场播放的调查视频中,有居民向记者透露,之前小区综合整治时,要求保笼必须是贴墙款,不能有凸出,但现在看来,整治似乎没起到任何作用。社区工作人员则表示,社区对违章的定义不是很明确,也没有执法权去拆除保笼,必须由拆违部门拆除。

社区没有执法权,面对一些“违建”只能采取沟通劝说的方式,在滨江区的江南明月小区和富阳区的富春上城小区,同样面临着违规包阳台和楼顶阳光房搭建的问题,业主咨询了社区和相关职能部门,在“谁来出手执法”这个问题上,都陷入了僵局。

对此,市城管局副局长孙敏豪解释,目前杭州市对违法建筑采取的是根据2014年的文件规定,城管部门负责违法建筑的认定和查处,经过认定和查处并作出整改,在整改拆除决定做完之后移交给街道,由街道强制拆除。

针对保笼规范问题,孙敏豪说,如果保笼的外挑部分超出外立面,就定性为违法,如果不超出外立面就不是违法建筑。对于老小区的保笼整治,他建议采取集中整治,一户一户来执法不太现实。

视频中涉及各个城区的内容,各城区相关负责人也在现场作了表态。

拱墅区副区长方友青说,会对大浒东苑安装保笼的情况再做深入调查研究,认定它们建设的时间,是否合法或者非法,再进行合法合规的处理。

“富春上城小区是2016年交付的小区,我们之前也开展过相关的专项整治,我们会再进行一次排查,排查之后我也会让属地部门召集物业、业委会、业主代表共同拿出一个方案来。”富阳区副区长卜利斌表示。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myo-han.com